CELUE NEWS策略动态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1号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601室
邮编: 100007
电话: 010-85197758
传真: 010-85197768


略要闻 /CELUE NEWS
始于众怒、落于行动——从法律与区块链视角探寻疫苗困境突围之道
发表时间:2018-7-27 来源:

如果不是这次长生疫苗事发,为人父母的我们,估计都忙于各自生计和事业,在追寻幸福的路上不会有太多共同关注的话题。但在如今这个“都在一条船上”的时候,笔者希望从法律与区块链视角同宝爸宝妈们分享一些善后疫苗事件的建议。
 
1
 
 
中国作为疫苗事故可能是最多、情况最糟糕的国家,疫苗事故的具体赔偿却缺乏足够的法律支持,以至于对疫苗事故的处理只有《预防接种后异常反应和事故的处理试行办法》、《全国计划免疫工作条例》和《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等文件可依。这其中有规定:“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具体补偿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制定”,而地方往往又没有出台具体补偿办法或制定补偿额度低限的标准,这导致许多家庭在遭遇疫苗事故时面临维权困境。
 
 
疫苗不良反应其实属于预防接种后不良事件(adverse event following immunization, AEFI),其定义为免疫接种过程中或接种后发生的可能造成受种者机体组织器官、功能损害,与疫苗使用不一定具有因果关系的反应。可表现为任何不适症状或体征、异常实验室检查结果或疾病。
 
在法律层面上,传统的侵权行为赔偿首先需要通过诉讼划清责任。我们的《侵权责任法》中并没有不良疫苗事故(AEFI)的相关规定,而适用相关实体法和程序法对该种情形无过错责任认定在司法实践中也不尽一致。同时《产品质量法》中的“发展缺陷”规定,也不符合国内疫苗的落后发展水平。《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办法》倒是有规定:“如遇疑似异常反应,应由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组织专家进行调查诊断;有争议时,可向市级医学会申请进行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再有争议,可向省级医学会申请鉴定”。
 
2010年3月,卫生部又专门下文强调:“任何医疗机构和个人不能对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做出调查诊断结论”。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本身承担了大量的预防接种工作,由他们来牵头成立专家组,等于既是“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疫苗诊断中出现的“偶合” “排除” “不能排除” “无法确定与疫苗有关”等等似是而非的鉴定结论都使维权之路充满艰辛。
 
2
 
 
在疫苗事件中,已经承受了事故之痛的父母还要为子女的不幸走上艰难的维权道路,这不应该也不公平。为此,笔者希望事中人以及迫切希望为子女安全筑起屏障的父母们在关注事情进展与表达愤怒之外,从以下两个方面考虑着手推进:
 
一、积极呼吁立法跟进
 
国内现行有关预防接种不良反应的规定,极易在判定责任与追究责任上拖延时间,徒增维权成本,并使受害者错过最佳的治疗时间。 因此需要积极呼吁立法跟进,在相关实体法和程序法中设置疫苗预防接种后不良(AEFI)事件专门规定,并将该类案件的侵权责任认定明确为无过错责任方式,同时对过错方增加惩罚性赔偿责任。加大疫苗企业和接种机构的责任促其严控质量和规范,并降低受害者的维权举证难度,这既是国际通行立法的做法,同时也不背离我国国情。
 
二、加快推动疫苗救济基金的建立
 
事故医疗费用和维权成本两大负担,往往导致疫苗事故受害人延误治疗和维权不力。因此,在因接种疫苗而受害或致死的一般侵权赔偿外设立专门的疫苗救济基金,以先行垫付或支持相关费用,这应当是一种可以考虑的思路。因疫苗所致伤害可及时获得的救济应至少包括:已经发生的及未来的医学检查费、护理费、功能恢复费、劳动力损失费、合理的律师费、身体损害及精神损害等。垫付赔偿的最低额度应设置为100万左右。基金来源应当由疫苗企业作为主要承担者。8元钱成本的疫苗,其售价为100元。在92元的利润里负担1元的基金费用对企业来说,负担不算重吧?!
 
3
 
 
其次,近来专注于区块链研究的笔者需要接上述内容谈谈以区块链手段助推基金的设立及后续的运行 。虽然我们相信政府定会有所作为,但腐败现象存在也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在对过程不容易推动改变的情况下,可以考虑通过区块链技术的信任方式,加大对结果的把握与掌控——这样还有可能起到用结果倒逼过程的作用。
 
由于区块链较为新生并且大家接触少,区块链里的代币或通证在这里按住不表,只谈区块链分布记账技术在此的应用。
 
事实上,区块链的溯源技术不能解决当下问题疫苗的生产。因为这个中心化运行的行业,根本就是一个植根在少有阳光环境的黑盒子里,即使你有技术创新手段能够打开这一黑盒子,但若不基于充分“共识”,单纯靠区块链技术应用根本无力拨开这深深的云雾。根据著名的价值转移定律“在不同空间的价值转移是不可靠的”,也就是说只要涉及到人,即便是通过RFID得到的从物理信息到数字信息的转换也很难说可靠,因为数据链两端人为不可信因素的风险始终存在。但必须承认,一旦数字化之后的数字信息是可靠溯源的,但也仅限于数字空间内。所以现阶段区块链的溯源技术对疫苗生产、销售、接种流程并没有比其他溯源技术更为突出的解决价值。
 
(传统慈善或救济基金建立运行的“信任”痛点)
 
然而,区块链的分布式记账功能却可以帮助政府部门对接起疫苗救济基金的建立和运行。自2010年至今,疫苗问题仍未得到妥善解决,这就使我们不得不考虑通过技术创新的方式来加速推动改变现状的行动。为推动疫苗救济基金的建立,笔者呼吁:如果等不及企业承担起基金来源,我们可以在被疫苗企业盘剥超高额利润的情况下,在为孩子接种疫苗时捐赠出1元基金费用。倘若有关部门设立疫苗救济基金,并运用相应的区块链技术,将每一笔捐赠收入和救济金支出分布式记录在多个用户的账号节点下,这就等于是赋予基金捐款人共同“监管”的权利,如此账目将会更加公平透明。同时,捐款人对于基金运行机构的信任程度自然也会有大幅提升。在这样可信共识的基础上,我们才得以通过技术增信的方式促使政府快速将基金建立与运行起来。
 
 
“我们不能阻止个人的资金滥用,但通过区块链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做的。 我们可以把一些透明和诚实一起带到资金所去的地方。
 
——Factom基金会主席
 
坦白说,这种快速设立基金的方式,为人父母者实际上是承担最多的一方,为了儿女,我们咬牙替疫苗企业负担了基金费用。但是,疫苗救济基金不应该是给作恶之人分忧解难的,而是在疫苗事故发生后帮助受害人及时承担足额医疗费用和维权成本的,这笔款项只是替问题疫苗企业或接种机构暂时垫付。这也是要鼓励受害人在收到基金救济后,通过法律途径追究问题机构或企业的各种责任,让他们最终承担合理赔偿费用及其它责任
 
4
 
 
最后需要重申,疫苗事故无过错责任立法、疫苗救济基金设立和区块链技术应用等举措,如果没有“人”这一因素的推进和坚持,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所以最终的关键在于,相关部门是否愿意采取新做法加快推动制度完善,而不是让民众再等下一个8年、10年。
 
 
(观点供探讨,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本人)
 
  作     者  
 
 
姜彦杰  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执业多年来,在知识产权、医联体合作、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帮助大量客户解决疑难问题并收获广泛好评。同时具备计算机技术、投融证券、财务会计专业知识背景,并在相关法律服务领域多有积淀。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1号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601室 | 6/F Raffles City Beijing Office Tower,NO.1 Dongzhimen South Street,Beijing 100007 PRC 010-85197758
备案号:京ICP备11018893号-1
致力于提供有智慧的法律服务方案 Provider of enlighted legal solu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