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UE NEWS策略动态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1号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601室
邮编: 100007
电话: 010-85197758
传真: 010-85197768


略要闻 /CELUE NEWS
有限公司章程规定“人走股留”是否有效?|最高法案例解读
发表时间:2018-7-13 来源:

 
 
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做出《公司法》以外的限制是否有效?实践中有一定争议。根据《公司法》第71条的规定,股权转让属于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可自由约定事项。但这种自由约定的边界是什么?如果直接禁止转让是否有效?2018年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公布了第96号指导案例,通过一起公司章程限制股权转让相对极端的案例,最高法对这一问题给出了相对明确的裁判指引。
                                     
                                                     
文/策略资本市场争议解决部
 
 
 
案例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96号宋文军诉西安市
大华餐饮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裁判要点
1.国有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其初始章程对股权转让进行限制,明确约定“人走股留”(即员工离开公司,其所持股权须留在公司),所涉股权由公司进行回购,并不违反《公司法》禁止性规定,应认定为有效。
 
2.《公司法》第74条规定的是公司在三种情形下回购异议股东股权的义务,而公司章程约定公司回购股权是公司的回购权利,二者性质不同,不能以《公司法》第74条否定公司章程约定公司回购条款的效力。
 
3.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可以对股权转让进行一定限制,但不得完全禁止股东转让股权。
 
 

 
案情介绍
 
1.西安市大华餐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华公司”)成立于1990年4月5日。2004年5月,大华公司由国有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宋文军系大华公司员工,出资2万元成为大华公司的自然人股东。
 
2.大华公司章程第三章“注册资本和股份”第十四条规定“公司股权不向公司以外的任何团体和个人出售、转让。公司改制一年后,经董事会批准后可在公司内部赠予、转让和继承。持股人死亡或退休经董事会批准后方可继承、转让或由企业收购,持股人若辞职、调离或被辞退、解除劳动合同的,人走股留,所持股份由企业收购……”该公司章程经大华公司全体股东签名通过。
 
3. 2006年6月3日,宋文军向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申请退出其所持有的公司的2万元股份。2006年8月28日,经大华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意,宋文军领到退出股金款2万元整。2007年1月8日,大华公司召开2006年度股东大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宋文军等三位股东退股的申请并决议“其股金暂由公司收购保管,不得参与红利分配”。
 
4.后宋文军以大华公司的回购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未履行法定程序且公司法规定股东不得抽逃出资等为由,请求依法确认其具有大华公司的股东资格。
 
裁判结果
 
1.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6月10日作出(2014)碑民初字第01339号民事判决,判令:驳回原告宋文军要求确认其具有被告西安市大华餐饮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之诉讼请求。
 
2.一审宣判后,宋文军提出上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3.终审宣判后,宋文军仍不服,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25日驳回宋文军的再审申请。
 
 
争议焦点
1.大华公司的公司章程中关于“人走股留”的规定,是否违反了《公司法》的禁止性规定,该章程是否有效; 
 
2.大华公司回购宋文军股权是否违反《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大华公司是否构成抽逃出资。
 
裁判理由
 
针对第一个焦点问题,再审法院认为,首先,依照《公司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股东应当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盖章”的规定,有限公司章程系公司设立时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并对公司及全体股东产生约束力的规则性文件,宋文军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的行为,应视为其对前述规定的认可和同意,该章程对大华公司及宋文军均产生约束力。
 
其次,基于有限责任公司封闭性和人合性的特点,由公司章程对公司股东转让股权作出某些限制性规定,系公司自治的体现。在本案中,大华公司进行企业改制时,宋文军之所以成为大华公司的股东,其原因在于宋文军与大华公司具有劳动合同关系,如果宋文军与大华公司没有建立劳动关系,宋文军则没有成为大华公司股东的可能性。同理,大华公司章程将是否与公司具有劳动合同关系作为取得股东身份的依据继而作出“人走股留”的规定,符合有限责任公司封闭性和人合性的特点,亦系公司自治原则的体现,不违反《公司法》的禁止性规定。
 
第三,大华公司章程第十四条关于股权转让的规定,属于对股东转让股权的限制性规定而非禁止性规定,宋文军依法转让股权的权利没有被公司章程所禁止,大华公司章程不存在侵害宋文军股权转让权利的情形。
 

针对第二个焦点问题,《公司法》第七十四条所规定的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具有法定的行使条件,对应的是公司是否应当履行回购异议股东股权的法定义务。而本案属于大华公司是否有权基于公司章程的约定及与宋文军的合意而回购宋文军股权,对应的是大华公司是否具有回购宋文军股权的权利,二者性质不同,《公司法》第七十四条不能适用于本案。
 
另外,《公司法》所规定的抽逃出资专指公司股东抽逃其对于公司出资的行为,公司不能构成抽逃出资的主体,宋文军的这一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实务提示
 
 
1.由于有限责任公司封闭性和人合性的特点,《公司法》第71条为公司章程自由约定股权转让事宜预留了空间,根据本案的指导精神,章程约定“人走股留”,由公司回购相关股权,并未违反《公司法》的禁止性规定,应属有效。但须注意的是,股东应当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盖章,否则章程不对未签字股东生效。
 
2.对于有意受让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的投资人来说,受让股权意味着同时承受章程的约束力,因此投资人在受让股权之前,应对公司章关于股权转让的规定认真审查,不能接受的限制条款,可以通过协商予以修订。同样地,有限责任公司以及转让股东也有义务提醒受让人注意公司章程关于股权转让的限制,以免日后发生争议。
 
3.就股权转让事宜,公司章程自由约定的边界应为禁止股权转让。再审法院关于大华公司章程“人走股留”规定没有违反《公司法》禁止性规定的第三点理由是,“大华公司章程第十四条关于股权转让的规定,属于对股东转让股权的限制性规定而非禁止性规定,宋文军依法转让股权的权利没有被公司章程所禁止”,由此可以反推禁止股权转让的约定是对《公司法》禁止性规定的违反,侵犯了股东依法转让股权的权利。因此公司发起人在起草公司章程时,对股权转让可以作出一定限制,但不能禁止股权转让,或者设定实质效果相当于于禁止转让的限制。
 
4.本指导案例针对的是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事宜,不适用于股份有限公司。由于股份有限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以资合性为主,《公司法》第137条关于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事宜,并没有预留章程可以自由约定的空间。因此,股份有限公司章程起草时,不得对股权转让作出《公司法》之外的限制。
 
5.本案所涉案例虽然是国有企业改制而来的有限责任公司,但《公司法》在股权转让问题上对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并未作区别规定,原则上本案指导精神对民营企业也应予适用。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十一条  设立公司必须依法制定公司章程。公司章程对公司、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具有约束力。
第二十五条第二款  股东应当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盖章。
第三十五条  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
第七十一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
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七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
(一) 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
(二) 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
(三) 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
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六十日内,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股权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九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1号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601室 | 6/F Raffles City Beijing Office Tower,NO.1 Dongzhimen South Street,Beijing 100007 PRC 010-85197758
备案号:京ICP备11018893号-1
致力于提供有智慧的法律服务方案 Provider of enlighted legal solu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