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UE NEWS策略动态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1号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601室
邮编: 100007
电话: 010-85197758
传真: 010-85197768


略要闻 /CELUE NEWS
明明获得了授权,为什么还是侵犯著作权?
发表时间:2018-7-25 来源:

随着文化产业的兴盛,人们的版权意识越来越高,在使用他人作品之前会乖乖寻求授权,避免侵权风险。然而优质IP有可能面临层层授权的问题,形成一条权利链,每一节权利链的权利内容不一,如果权利链断裂,行为人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陷入侵权困境。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丨知产帝国
作者丨张颖 陈安玥 刘敏迪
 
案件来源
 
谢鑫与深圳市懒人在线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创策科技有限公司等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6)浙8601民初354号
 
 
 
案情简介
 
       1. 谢鑫(本案原告)是涉案《72变小女生》等作品的著作权人。深圳市懒人在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懒人公司”,本案被告之一)在其经营的网站“懒人听书”(www.lrts.me),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72变小女生》等的在线听书服务。
        2. 经查,2013年谢鑫曾向杭州创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策公司”,本案被告之一)出具过授权书,并签订了《数字出版协议》,授权创策公司对《72变小女生》等作品享有制成电子出版物后进行复制、出版、发行、销售、改编等权利,以及对制成的电子出版物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授权的权利。
        3. 2014年,创策公司与杭州思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变公司”,本案被告之一)签订了《版权许可协议》,约定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表演权、改编权独家授权给思变公司,思变公司有权“自行或授权许可他人行使音频格式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4. 2015年,思变公司与北京朝花夕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花夕拾公司”,本案被告之一)签订《授权使用协议》,授予朝花夕拾涉案有声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和转授权权利,朝花夕拾公司又将该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授予给懒人公司。
        5. 谢鑫认为其从未授权创策公司、思变公司、朝花夕拾公司、懒人公司中任一家将涉案作品录制成有声读物并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四公司在未取得谢鑫许可的情况下将涉案作品录制成有声读物并通过信息网络传播的行为系侵权行为,共同侵犯了谢鑫的著作权,遂诉至法院,主张四家公司构成共同侵权,要求其连带承担侵权责任。
 
 
 
裁判要旨
 
       文字作品在被制成有声读物时,被改变的仅仅是形式,其文字内容并未被改变,制作有声读物的过程属于对涉案作品的复制,而非演绎。其次,对涉案作品进行朗读不会形成改编作品。在著作权法中,朗读行为不属于创作行为,而属于对作品的表演,朗读本身不会为作品添加新的独创性成分。固然,对同一作品,不同的朗读者在朗读时会对音调、语速作出不同的选择,甚至于会配以富有个性的背景音乐或音效,最终传递出的声音可能存在差别,给听众带来不同的感受。但因这种选择与安排并未改变作品的文字内容,即未改变作品之表达,故不属于对作品的演绎。因而,涉案有声读物实为朗读涉案作品并进行录音后形成的录音制品,是对涉案作品的复制,而不属于对涉案作品进行演绎之后形成的新作品。
 
 
 
法院论述
 
一、关于被控侵权行为在著作权法上的定性
       在对被控侵权行为进行定性之前,需要对被控侵权行为所针对的对象——涉案作品的有声读物之性质进行明确。
       本院认为:作品均以形成外在表达为其前提要件,对作品的改编应以改变作品之表达,且该改变具有独创性为前提。对于文字作品而言,文字表述是其作品的表达所在,改编文字作品应以文字内容发生改变为前提。本案中,首先,涉案作品在被制成有声读物时,被改变的仅仅是形式,其文字内容并未被改变,制作有声读物的过程属于对涉案作品的复制,而非演绎。其次,对涉案作品进行朗读不会形成改编作品。在著作权法中,朗读行为不属于创作行为,而属于对作品的表演,朗读本身不会为作品添加新的独创性成分。固然,对同一作品,不同的朗读者在朗读时会对音调、语速作出不同的选择,甚至于会配以富有个性的背景音乐或音效,最终传递出的声音可能存在差别,给听众带来不同的感受。但因这种选择与安排并未改变作品的文字内容,即未改变作品之表达,故不属于对作品的演绎。因而,涉案有声读物实为朗读涉案作品并进行录音后形成的录音制品,是对涉案作品的复制,而不属于对涉案作品进行演绎之后形成的新作品。
       关于四被告的行为定性,根据谢鑫提交的证据可知,懒人公司在其网站上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之录音,即以有线方式提供涉案作品之复制件,使得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与地点进行收听,即获得涉案作品,其行为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
       创策公司、思变公司、朝花夕拾公司均未直接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未直接实施信息网络传播行为,但分别实施了相应的授权许可行为,在客观上属于提供帮助的行为。
 
二、关于四被告是否取得相应授权
       关于创策公司是否取得制作录音制品授权,如前所述,制作录音制品不涉及对作品的改编,不受改编权控制,而应受表演权、复制权之控制,因而创策公司所取得之“改编权”不得作为制作录音制品的授权依据。因谢鑫明确在本案中不对制作录音制品的行为作侵权指控,故对此本院不再展开评述。
       关于对涉案作品录音制品进行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是否包含在创策公司所取得授权之内,关键在于确定谢鑫与创策公司间授权合意之具体内容,即谢鑫是否存在将该权利授权给创策公司之意思表示。综合上下文内容,从有利于实现著作权法关于保护作者著作权这一立法目的的角度出发,对《数字出版协议》及授权书进行合理解释可知,谢鑫与创策公司间真实的一致意思表示在于:谢鑫允许创策公司对涉案作品进行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有其明确的前提条件——限于对以电子图书或电子出版物形式存在的涉案作品复制件进行数字出版的行为。在不符合这一前提条件时,应当认定无授权,即不得进行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易言之,创策公司无权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除电子图书或电子出版物形式之外的其他形式的涉案作品复制件。
       本案中,被控侵权利用对象为对涉案作品进行朗读后形成的有声读物,创策公司或其他被告均无任何证据表明,或以充分理由证明该有声读物属于协议中所约定的电子图书或电子出版物。根据通常理解,电子图书或文字作品的电子出版物仍应以书面文字作为作品表现形式;而根据本院前述认定,有声读物实为录音制品,以声音为作品表现形式。对文字作品而言,直接阅读书面文字与收听他人朗读文字之后形成的录音是两种不同的消费方式,两种方式所针对的受众群体可能在身体状况、认知能力、学习习惯上存在明显区别,而不同的受众群体意味着分别独立的市场,也即意味着作品存在多重市场价值。在无法定除外或约定转让、授权的情形下,这种不同的市场价值仍应归作者所有。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对录音制品的信息网络传播需同时取得作品著作权人与录音制作者的授权,但本案中并无任何证据表明涉案作品之作者谢鑫知晓其作品会被制成录音制品,并进行此项授权的意思表示。故本院认定对有声读物进行信息网络传播不符合《数字出版协议》约定的授权前提条件,该行为不在谢鑫向创策公司授权范围之内。
       因创策公司自身未取得该项授权,自然不享有进行转授权的权利,位居创策公司下游的授权或转授权亦自然不会发生授权之效力。故四被告所实施之行为均未取得授权。
 
 
 
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二十七条】  许可使用合同和转让合同中著作权人未明确许可、转让的权利,未经著作权人同意,另一方当事人不得行使。
     【第四十二条】 录音录像制作者对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享有许可他人复制、发行、出租、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权利的保护期为五十年,截止于该制品首次制作完成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
       被许可人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录音录像制品,还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表演者许可,并支付报酬。
     【第四十九条】  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实务总结
 
       本案中,原告享有权利的文字作品通过层层授权以及转授权,被制作为有声读物,在原告和四个被告之间形成了息息相关的权利链,一旦某一权利环节出现了问题,会导致最后的授权结果无效,影响作品的使用情况。正如本案中呈现出来的那样,原告在第一个授权环节就对使用作品的权利做出了限制,原告授予给创策公司的著作权仅限于将文字作品制作为电子图书或电子出版物进行复制、发行、信息网络传播等,并不包括制作为有声读物的情形,因此,创策公司就无权授权他人将涉案图书制作为有声读物并且传播至网络空间了,后续其他被告的转授权行为也随之无效。如今文化产业发展势头旺盛,版权意识的提高不仅仅在于获得授权,还要对授权行为层层审核,确保从源头著作权人到自己手上的权利合法有效。
       除此之外,明确使用作品行为的性质也显得尤为重要。本案中,懒人公司误以为将文字作品制作为有声读物的行为涉及改编权,从改编权这一权利链来看,整个授权环节的确是畅通的,懒人公司的确享有改编原告文字作品的权利。但是将文字作品朗诵后予以录制并不会改变文字的内容,不会产生独创性作品,因此有声读物并不是对纸质版作品的改编,懒人公司也正是犯了这样的错误,才会导致侵权的后果。

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1号北京来福士中心办公楼601室 | 6/F Raffles City Beijing Office Tower,NO.1 Dongzhimen South Street,Beijing 100007 PRC 010-85197758
备案号:京ICP备11018893号-1
致力于提供有智慧的法律服务方案 Provider of enlighted legal solutions